我的第一次直播:尬场之后的十一首民谣和一首诗。

我的第一次直播:尬场之后的十一首民谣和一首诗。

祁较瘦
因工作需要,我在一直播平台尝试进行了个人的第一次直播。感谢朋友们的捧场,让直播顺利完成,我感觉还挺好的,计划以后还直播,先做个总结。

直播数据:

直播前我在朋友圈和微博进行了预热,但现在玩微博的朋友太少,大部分能看到我信息的都是朋友圈的人,所以主要传播渠道就是我的朋友圈。直播中因为网络卡,我关掉重来一次,所以下图是两次的数据,我以第二次的为准。

先总结下直播数据:

4332次点亮

2345次观看

1197钻石

241次评论

110人同时在线

 

祁较瘦

 

这个数据超出预期,比我想象的高很多。当然,既然之前各直播平台被曝数据造假,那我这次也依然持怀疑态度。特别是观看次数,不理解平台的计算策略。如果平台没有新主播推荐机制,那2345次观看还真是挺棒的,但凡事都有个但是对吧。

直播准备:

我是一个喜欢仪式感的人。有时候为了仪式感,事没做成,就一直在做准备了。这次直播,我从计划到执行也就一天时间,但还是要准备。当天晚上下班后去精品店买了个手机支架,本来是想买直播架的,但无奈五道口没找到,所以用手机支架凑合。

 

祁较瘦

 

为了镜头高度合适,我把手机支架用皮筋绑到了相机三脚架上。为了直播背景合适,我把书房的书进行了重新摆放,使更饱满整齐,所以镜头看不到的地方都空了……并提前用手机前置镜头选好取景范围,找好角度,使镜头边缘与书架边缘对齐。为了出境效果更好,虽然卧室的灯光够亮,但我依然用台灯在我右前方45°打暖色调的光。为什么一定是右前方呢,因为我右边笑起来有酒窝,更帅一点点。为什么是45°呢,因为我了解一点摄影,这个角度使五官更立体,还是为了帅。除此之外,我还精心的多此一举,把喜欢的书籍和诗集放在了书架较显眼位置,方便看我直播的朋友寻觅了解我,然后说出作者名字跟我互动,被我得逞…

 

祁较瘦

 

直播感受:

刚开始直播,挺无所适从的,处于一种尬聊的状态。直播主题我随意定的——”通过直播来学习直播”,但其实对大部分看我直播的人来说,这个话题毫无趣味,大家都不懂,也没得聊。我自己也没做准备,只能瞎扯,再加上紧张,我感觉前20分钟毫无状态。后来在朋友们的互动下,我讲起了自己感兴趣的民谣,到这里开始自由发挥,边分享自己的观点,边互动,算是进入到了自然的直播状态。

 

祁较瘦

 

我个人还是挺喜欢直播的。平时我不爱跟人聊任何话题,因为说服别人和被别人说服我都强烈排斥。但直播是一种“目中无人”的倾诉,对方通过文字跟你互动,对方是基本没有发表观点的权利的,因为我是主场。我可以毫无顾忌的,不被打断的去表达我的观点,我喜欢这种自由的畅想式倾诉。

 

祁较瘦

 

孤独的人适合直播,喜欢孤独的人会喜欢直播。这种感受,使我想起来小时候,在院子里看墙角的蚂蚁搬家。天要下雨,蚂蚁匆忙,一大群来来去去,分不清其中一个蚂蚁和另一个蚂蚁的区别,但我看的着迷。在着迷时,我最孤独,但也最美好。直播也一样,不管有多少观众,直播时只有自己。我可以就一个话题随意说下去,不跟任何人互动,也可以看到喜欢的评论互动一下,然后依然继续。通过屏幕这种不对等的关系,直播的人被关注但不能停止表演,这非常孤独。但如果你喜欢这种状态,你就愿意表演或倾诉下去,你喜欢这样的孤独。

那几首歌:

这次直播,我确实推荐了一些自己非常喜欢的民谣歌曲。之前一直想写一个民谣系列的文章,题目叫《民谣十一首》,大纲都列好了。但我太喜欢仪式感了,太想做成一回事了,所以前前后后准备了一年,也没出成品。那就先到这里,再次把直播中推荐的那几首歌分享出来,大家随便听听,各取所需。我说的不好,但歌真是好歌:

《野合万事兴》左小祖咒《小莉》左小祖咒《泸沽湖情歌》左小祖咒《关于郑州的记忆》李志《梵高先生》李志

《黄河谣》野孩子
《红河谷》野孩子

《侠客行》赵牧阳

《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》赵已然

《寂寞难耐》赵已然

《北京的金山上》赵已然

海子的诗:

我精心摆放的书房背景没有白费,被朋友看到了海子的诗集,于是我拿下来诗集随意翻弄,正巧翻到了《在昌平的孤独》。我就自言自语说到了第一次来北京,去佛山公墓拜访王小波后,写了一篇文章第一段也提到了这首诗,所以印象极深。就又给大家朗诵了一遍,朗诵完我突然想到,现在我也住昌平,也无数次的感受过在昌平的孤独。恰巧在直播时朋友提到海子,恰巧翻到这首诗,恰巧提到王小波,恰巧我此时此地感同身受。从拿起书时,就不是我事先的设计了,非常喜欢这种偶然,这是我直播的天外来客。这首诗,在这里分享给大家:

孤独是一只鱼筐是鱼筐中的泉水
放在泉水中孤独是泉水中睡着的鹿王
梦见的猎鹿人
就是那用鱼筐提水的人以及其他的孤独
是柏木之舟中的两个儿子
和所有女儿,围着诗经桑麻沅湘木叶
在爱情中失败
他们是鱼筐中的火苗
沉到水底拉到岸上还是一只鱼筐
孤独不可言说

下次直播:

我自己想了一下,我喜欢直播。除了上面说的原因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,很多老朋友多少年不见面,全靠朋友圈点赞维持着。我直播也算是跟大家“见字如面”了,最起码音容笑貌还是那熟悉的味道。从这一点来说,我是会继续直播的,比如我还想聊聊如何与雾霾对抗、如何装修,这方面我挺有经验的。民谣还可以继续聊下去,甚至直播弹吉他、健身、读诗……直播我自己的一切呗,只要我愿意,也有朋友愿意一起玩。

最后,感谢为我第一次直播打赏的朋友们。嗯,下次直播,我私信通知你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