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户星座 | 朴树带着禅宗和宇宙归来,仍然天真作少年

猎户星座 | 朴树带着禅宗和宇宙归来,仍然天真作少年

2017年4月30日,朴树新专辑《猎户星座》在网易云音乐上线。上次发布专辑,还是14年前的唱片时代。等得那些花儿都谢了,他终于从自己的深渊中走出来了。

 

今日归来不晚

 

新专辑《猎户星座》 共11首歌。我喜欢 《在木星》 的宇宙与宿命, 磅礴的歌声仿佛弥漫在《刺客聂隐娘》的荒野云雾里。喜欢《 Never knows tomorrow》的纯净天真,轻轻扬如重回《且听风吟》时。喜欢《空帆船》的力量与坚定,喜欢《狗屁青春》的韵律与咬字。 要说专辑中最平凡的,就是《平凡之路》了,为了押韵而有俗套的词,也许有韩寒的功劳。

 

 

《平凡之路》、《在木星》 是为电影《后会无期》和《刺客聂隐娘》创作的,《好好地》和《达尼亚》之前已作为单曲发布, 《forever young》是第一张专辑中 《new boy》的重新编曲填词。因为老歌放在新专辑的缘故,网上有人说新瓶装旧酒。但不管几首新旧,是第一次听还是无数次播放后,我都确信《猎户星座》是荒芜的流行音乐中,有养分的一涓清泉。

 

 

朴树在专辑里说,漫长岁月的挤压,让凋零的树木成为煤或者钻石,这张唱片是一粒煤。 在这个遍地塑料制品的年代,成为煤已值得荣幸。更何况朴树的品味在那,流行音乐现状在那,只要朴树开口唱,就能轻易获得赞叹。只是他从来不是一个轻易的人。

 

 

禅宗与宇宙

朴树年少成名,经历一夜爆红又差点跌落暴毙。 这消失的十多年,他在精神的自我救赎中挣扎,在病痛中曲折度日,通过药物和宗教寻找出路。朴树曾寻师修行,做苦行僧,每日打坐。在静坐与冥想中,渐渐获得安宁,精神安顿,身体渐愈。只是修行让他感到越来越寂静,越无所求。朴树困惑,问师傅,师傅说:这就对了。朴树说,这不对。

 

 

于是,他带着十四年的逃离和伤痛归来。

 

 

还是那个眼神纯净迷离的男孩子,带着满脸胡须硬硬的站在那里,呢呢喃喃的唱歌,与14年前无异。歌声里是痛苦、幸福、善良、执拗、坚毅、迷茫……中年大叔的朴师傅依然关心着这些,依然天真如少年。 只是他把自己所经历的,也放在了音乐里,歌词之外飘荡的,是禅宗和宇宙。

 

 

词曲的退与进

 

《猎户星座》的每一首曲子我都喜欢,但歌词未必。不管是《平凡之路》还是《狗屁青春》,词都狭隘了,把音乐的的无限性限制住了。其他歌里,虽常有‘“当阳光照着,并不着急开放的百合”这样随意拈来的句子,但也有多处勉强的拼接。

 

 

一首歌,是曲更重要,还是词重要?听者有主观喜好,创作者有审美选择。已成仙的窦唯,近几年发了《山水清音图》和《 时音鉴 》等专辑,不仅没有词,连编曲也让常人难以接受,早不是魔岩三杰时脍炙的摇滚乐了。窦唯变了,朴树也变了。

 

 

朴树说他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写歌词了,他感觉文字太具象了。能明确表达的,就有局限。你可以说他才华褪色,但他的音乐更滂沱坚定了。朴树说 “09年之前,我很早写歌的时候,我觉得我是轻飘飘的,我特别善于营造那些轻飘飘的东西,而且我是自恋的,而09年以后,我的歌里没有那些东西,我自己认为音乐是有力量的。” 这种力量,是苦难锤炼的坚韧。

 

 

朴树最打动我的,是尽管悲伤,却始终呈现明亮和宽阔。 他经历过消极,甚至想过放弃自己,但即便选择了宗教,也没有万事皆空。就像台湾诗人周梦蝶在《九行》中写的 “为什么不生出千手千眼来,既然你有很多很多秋天”。朴树在《好好地》中唱到,明天尽管来吧。这微弱的积极最动人,是给所有同类的给养。

 

 

天真作少年

近一期的《跨界歌王》,朴树以新专辑的《清白之年》帮唱王珞丹。主持人与他互动聊天,朴树再次像皇帝新衣里的孩子一样,作不合时宜的回答。但善良的大家都买账。也只有朴树,能在不合适的场合说着不合适的话, 却以耿直圈粉。在豆瓣的视频栏目《如是》中,朴树对沈星说,不是我过于少年,是这个国家的人提前老掉了。

 

 

朴树于我们来说,是一面镜子。我们从他的耿直与不合时宜中,照见无数个不敢完成的自己。所以我们爱他、包容他,给他以赞许。就像为我们的错失弥补,就像呵护自己坠落的纯真。14年前《生如夏花》专辑里,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是《我爱你,再见》,有四句歌词是:

 

一切都不必重来

什么也无须更改

生活在继续,舞会从来不曾停止

一错再错的,这故事才精彩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