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棒棒糖 | 不如我们一起过儿童节

我爱棒棒糖 | 不如我们一起过儿童节

还是文艺小青年的时候,所有的节日我最喜欢儿童节。那时还没微信,我会在儿童节给大家群发短信。会特意的在这一天跟喜欢的人在一起,举行某种仪式,会写文章纪念。

今天看到朋友圈成年孩子们的卖萌,突然想到7年前我在儿童节写的文章,就又找来读了一遍。读着特别酸爽,羞愧的头皮发麻,原来当年的我天真到这般地步。可就像朴树《在木星》里唱的:天真作少年……也好,我当年就是如此天真。而且,这个六月我就要和当年的“棒棒糖”结婚了,写文章时可真没想到啊。那个早已过保质期的棒棒糖还在,快看刚拍的下图。那篇让我羞愧难当的QQ空间文章我放在下面,大家就当围观一个天真的小朋友,或者当我发狗粮了哈。直面当年天真幼稚的自己多么有趣啊,而我感觉,我虽然变了,但也没变。当年给我评论的你们,说是不是?0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《我爱棒棒糖》

(2010.6.1)我最喜欢过的节日就是儿童节了,它于我有特殊的意义。高三六一那天,当我们埋头于枯燥的晚自习时,历史老师拥抱一包棒棒糖,悄悄地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她眯着那双特别小的眼睛说,“儿童节快乐!”然后给我们每个人发棒棒糖吃。整个班级陷入一起吮吸棒棒糖的壮观场面,我们幸福的快要傻掉了。假如高三有什么场景值得怀念,那这次棒棒糖奇袭是让我最感动的欢喜。我还以为,历史老师那次眯着小眼的微笑是最漂亮的微笑。也许只是一种偶然,大一上学期我在一篇文章中曾经提到,棒棒糖于我有特殊的意义。然后就在那个六一收到了一个棒棒糖。一个,唯一的一个,却让我欢喜到不知道如何表达这份欢喜,以至于我总要说它是独特的。真的只是偶然罢了,她也恰巧喜欢棒棒糖,她也恰巧乐意过儿童节。那天是秘书学概论老师的课,偶然的,该我上台讲自己的读书心得。我们组的选题是工商行政管理,因为我的不擅长以及不喜欢,所以和老师商量讲当代文学。之前我就和一个女生打赌,说我可以逃过讲工商行政管理。我们的赌注是请对方吃糖。毫无疑问,我赢了。虽然是偷换概念的鬼把戏,但我一直自诩为以智取胜。当时我们住在西区的五号楼,男生在左,女生在右。我们的棒棒糖交接仪式就在中间进行。之前我已经进行过种种假设,但整个过程平淡的出奇——接到短信,下楼,拿过棒棒糖,说谢谢,转身离开。可是在回宿舍的过程中,我一直在笑,不可遏止的笑。那种感觉不可言说。从没想过我会为一个棒棒糖而下楼,从没想过我多天来费尽心思收获的只是一个棒棒糖。一个,唯一的一个,但它却让我开心的不知所措。那是从未感受过的开心。我确信它深深的撞击到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。

我还是觉得,幸福不可言说,语言乏力,只有回忆当时的场景才能感觉到幸福的力量。那一刻的我好傻好天真。这并非是一句玩笑,我喜欢那样的自己,也喜欢那样的一切。我始终相信,单纯的本质就是很傻很天真。而我,幸好还拥有这份天真。或者说,棒棒糖让我的天真再次复活。那个糖我当然不舍得吃。我对那个女孩说,我要把它一直珍藏着,直到保质期截止的那一天,拿出来和她分享。我无意模仿《重庆森林》,但想到自己这样的决定,便感觉到和王家卫的一种默契。瞬间理解五月一日的凤梨罐头,也更加喜欢这部电影。

因为这次棒棒糖奇遇,我爱上那个女孩。之后,她在我手机上的名字就是棒棒糖了。现在,她已成为我最甜的棒棒糖。那个被我珍藏的棒棒糖我曾多次拿出来观望。终于在最近一次发现,它的包装破了。我丝毫不感到遗憾,虽然它没有坚持到2011年的2月17日,但正如它的香味弥漫了整个箱包,牛奶的香甜会永远弥留在嘴角。

这又只是一种偶然,今年的六一又该我上台演讲。虽然内容变作了辛弃疾,但棒棒糖依旧没变。我是真的希望我们能够坚守一些可贵的品质。两年来,看到身边的人一点一点蜕变,我感到无可挽回的失落。但我们从未失去过那份单纯。即使在我们故作成熟时,依然有那么浓郁的单纯味道。所以我依旧抱有希望。

去年六一,给一些同学发短信说,“我们永远都要有彼得潘的梦幻,小王子的单纯,小蝴蝶与小披风的纯洁与明净。从小小的感动中收藏受用一生的幸福。”这是我的一个口号,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听到它的呼喊。今年能在讲台上再次号召,我感到幸福。关于棒棒糖,我无意哗众取宠,只是希望,我们每个人都有吃棒棒糖的勇气。今天看到老师含着棒棒糖在教室跑来跑去,我是那样的欣慰。

好吧,就到这里吧,希望你能懂这不是呓语。假如你远离了天真许久,请为自己买个棒棒糖吧。细细吮吸,你会发现,它是那样的甜。

下面是当年QQ空间发布文章后,朋友们的留言。原来我以前会这样跟人说话,羞……我把全部的留言展示出来,如果正好有你的留言,你也恰好看到这篇文章,那意味着这么多年过去,我们再次在儿童节有了交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